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
首頁 新聞 視頻 專題 文化 圖片 法治 理論 時評 教育 工業園區

外賣小哥們在寫字樓門外等待訂餐者下樓取餐

商茂世紀廣場設置的外賣存放處

外賣平臺解決了寫字樓里上班族就餐的難題。手機下單,時間不長就能從外賣員手上接過午餐,既方便又快捷。但是,出于管理需要,一些樓宇的管理方禁止外賣員把午餐送進樓層。近日,現代快報記者接到數起相關投訴,訂餐者覺得這種做法增加了自己的負擔。8月14日中午飯點,記者走訪了南京數家寫字樓,發現一邊是焦急等待的外賣小哥,一邊是遲遲不下樓來取餐的消費者。到底該不該把外賣小哥“擋”在寫字樓外?解決外賣需求與大樓管理的矛盾,有沒有更好的辦法?

現狀探訪

部分寫字樓拒絕外賣入內

此前上海高檔寫字樓將外賣員“擋”在門外曾引發爭議。南京的情況怎么樣呢?

8月14日中午11點半,記者分頭走訪了商茂世紀廣場、南京國際金融中心、匯金大廈、斯亞置地廣場、德基大廈、長江路九號共計6個高層寫字樓,發現只有長江路九號和斯亞置地廣場允許外賣小哥上樓,而斯亞置地廣場物業也明確表示,自8月19日(下周一)開始,將在12時至13時禁止外賣小哥上樓。

在南京國際金融中心工作的毛女士,對外賣小哥被禁止進入寫字樓一事意見頗大。“外賣就是圖方便,點了餐到頭來我還要自己下樓拿……”

寫字樓不讓進,外賣員怎么看?記者采訪的多名外賣員都表示不太介意,他們更在乎的是時間。

“這種高層寫字樓,電梯有的時候很慢,有的人下樓取餐也比較磨嘰。”一名正在等候客戶取餐的外賣員告訴記者。“有時候平臺同時派了五六個單給我,我在這邊浪費10分鐘,下面一個單就可能遲到。”據他回憶,他曾因為上一單耽誤的時間久了,導致下一單送餐遲到,被顧客投訴過。

問題來了

外賣員進不了樓,餐點易拿錯

物業公司表示,拒絕外賣員進樓,也是因為外賣帶來了一連串問題,物業公司因此遭到不少業主的投訴。

在商茂世紀廣場內,記者碰到兩名下樓去食堂就餐的白領。她們告訴記者,大樓之前是允許外賣進入的,可是沒過多久就禁止了。“外賣的味道太大了,那么多外賣小哥,樓里亂亂的……”其中一名女白領說,吃外賣也不太健康,不如食堂好。

可是,外賣對于沒有食堂的單位來說卻是剛需。在匯金大廈工作的紀女士說,“我們沒有食堂,必須點外賣,這樣一刀切給我們增添了很多麻煩。這樣下樓拿外賣,還不如出去吃呢。”

她還和記者分享了一次不愉快的經歷,“當時外賣小哥告訴我已經送達,放在樓下一個地方了,可是我下樓找了半天,都沒找到外賣。”紀女士又和外賣小哥溝通,才發現外賣是被別人錯拿了。最后外賣小哥賠了錢,紀女士吃飯也耽誤了,都挺郁悶。

在走訪中記者注意到,六幢寫字樓只有商茂世紀廣場在大廳設置了外賣存放處。記者觀察到,這個外賣存放處其實就是大廳角落的一個小房間,面積不足2㎡,桌上堆滿了外賣。不一會兒,就有寫字樓里的上班族來拿自己的外賣。而在其他寫字樓,外賣小哥只能拿著外賣,在門口等待顧客下樓取餐。高峰期時,等待區擠了七八位外賣小哥。

天氣這么熱,外賣小哥不能進入室內,食物會不會變質?記者走訪了解到,很多白領都有這樣的擔心。

●物業管理方

有的開放大門,有的“一刀切”

寫字樓為什么不讓外賣小哥進入呢?物業管理者有話要說。斯亞置地廣場南京仕邦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員張女士告訴現代快報記者,“從下星期一開始,12點到13點外賣小哥和快遞小哥都不讓進樓層里面。我們測算過了,這個時間段人最多。如果訂了外賣需要到一樓大廳自取。”

當問及為何會作出這樣的調整,張女士表示,現在外賣高峰期已經影響到很多人乘電梯,有些外賣小哥就站在電梯口喊人拿,增加了電梯的故障率。“很多業主也和我們反映過這個問題,特別是下雨天,外賣小哥穿著雨衣不脫就進電梯,有很多矛盾。”

當然,并非所有商務樓、寫字樓都對外送員說“不”。在長江路九號街區,記者看到,外賣小哥可以進入寫字樓。正值中午用餐時間,不少外賣小哥等候在電梯口,準備上樓送餐。當記者詢問南京長九置業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員時,他說:“這棟樓是商住合用的,全部取消上樓的話肯定不行,一棟樓都在點外賣,還有開店的,沒法下來拿。”

●專家意見

保證安全同時也應更人性化

針對人們要求訂餐快捷、方便的需求與物業管理形成的矛盾,現代快報記者采訪了專家。“外賣進入寫字樓,相對應的會加重物業維保的壓力。”東南大學經管學院副教授浦正寧表示,物業在對外賣進行管理時要有“彈性”,這樣才更人性化。第一是時間上的彈性,物業管理公司可以設置外賣禁止上樓的時間,而不是一刀切。第二是制度上的彈性,留出外賣專用電梯,或者劃定物業代收區域。“這種現象其實在上海、北京普遍存在,到目前為止還在探索階段,還沒有一個兩全其美的做法,大家互相理解很重要。”

物業方面這樣做是否合理?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邱鷺風說:“現在沒有這樣的條例規定,要看業主和物業之間物業管理合同是怎么約定的。比如業委會和物業管理公司在簽物業管理合同的時候有過類似的授權,包括規定非業主不讓乘坐電梯。”她表示,物業是業主委托管理的,所以要聽大部分業主的意見,如果業主覺得物業沒有權力這么做,那物業公司就是違約了,違約行為可能就是涉嫌濫用權力,侵犯業主的利益。(季雨 徐夢云)

 

聲明:所有來源為“蘇州日報”、“姑蘇晚報”、“城市商報”和“蘇州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禁毒示范從小做起
兩岸燈會 有序施工
送清涼 送法律
“海洋”尋寶樂開懷
喜迎江南文化節
水鄉面貌重現
甘肃体彩网 宣汉县 | 岑溪市 | 甘谷县 | 张家口市 | 长兴县 | 青阳县 | 建阳市 | 太和县 | 江山市 | 泰州市 | 桃园县 | 博爱县 | 乐亭县 | 潜江市 | 温宿县 | 阿尔山市 | 鹿泉市 | 宜春市 | 崇左市 | 成都市 | 灵川县 | 三穗县 | 遂溪县 | 于都县 | 高清 | 顺义区 | 麻栗坡县 | 余姚市 | 志丹县 | 武义县 | 仁怀市 | 永清县 | 静安区 | 尉犁县 | 霍州市 | 霍林郭勒市 | 武城县 | 乐昌市 | 江口县 | 什邡市 | 沅江市 | 长汀县 | 宝应县 | 江口县 | 嘉荫县 | 黔西县 | 广灵县 | 渑池县 | 洪雅县 | 高碑店市 | 余姚市 | 祁东县 | 昭平县 | 沅江市 | 永泰县 | 怀仁县 | 阿拉尔市 | 三台县 | 桓台县 | 正蓝旗 | 永川市 | 柳河县 | 沅陵县 | 高雄县 | 通辽市 | 大田县 | 佛冈县 | 乐至县 | 顺义区 | 虎林市 | 竹山县 | 徐闻县 | 上杭县 | 农安县 | 麻阳 | 湖州市 | 外汇 | 沈阳市 | 都江堰市 | 沿河 | 板桥市 | 浦城县 | 贡嘎县 | 连南 | 安岳县 | 彭阳县 | 翁牛特旗 | 东乌珠穆沁旗 | 扬州市 | 余姚市 | 利辛县 | 安达市 | 隆化县 | 竹北市 | 大英县 | 虎林市 | 龙里县 | 虹口区 | 留坝县 | 文登市 | 都兰县 | 长春市 | 开平市 | 临沧市 | 太谷县 | 翁牛特旗 | 依兰县 | 嘉善县 | 廊坊市 | 双柏县 | 钦州市 | 农安县 | 凤冈县 | 禹城市 | 屯留县 | 巨野县 | 榆林市 | 抚顺县 | 新密市 | 屯昌县 | 阜康市 | 大荔县 | 隆德县 | 石河子市 | 陕西省 | 廉江市 | 玉山县 | 阿拉善左旗 | 清水河县 | 蓬莱市 | 汪清县 | 格尔木市 | 延寿县 | 固始县 | 临潭县 | 星子县 | 陆良县 | 谢通门县 | 宝坻区 | 德惠市 | 丹阳市 | 沁水县 | 内丘县 | 曲麻莱县 | 筠连县 | 舒城县 | 太仓市 | 阜新市 | 蓬安县 | 海晏县 | 金门县 | 麻栗坡县 | 高淳县 | 兴业县 | 紫云 | 若尔盖县 | 格尔木市 | 乡城县 | 鄯善县 | 体育 | 炉霍县 | 唐河县 | 平潭县 | 四子王旗 | 八宿县 | 华安县 | 康平县 | 富宁县 | 扶余县 | 理塘县 | 柏乡县 | 泰兴市 | 泰和县 | 犍为县 | 关岭 | 潞西市 | 平利县 | 措美县 | 华池县 | 县级市 | 广德县 | 门源 | 岑溪市 | 民县 | 仙桃市 | 宁城县 | 重庆市 | 朔州市 | 丰县 | 盱眙县 | 峨眉山市 | 黄陵县 | 伊通 | 会理县 | 蒙自县 | 治县。 | 舞阳县 | 石城县 | 珲春市 | 右玉县 | 类乌齐县 | 滨州市 | 南京市 | 尼木县 | 武平县 | 庆城县 | 盘山县 | 商河县 | 灵宝市 | 贵港市 | 楚雄市 | 长顺县 | 黔江区 | 广州市 | 平顶山市 | 六安市 | 黄骅市 | 湘阴县 | 大悟县 | 大洼县 | 海丰县 | 江华 | 白城市 | 临夏市 | 太原市 | 林州市 | 浪卡子县 | 青龙 | 陇南市 | 邮箱 | 琼中 | 工布江达县 | 中超 | 雷波县 | 湄潭县 | 五河县 | 台中市 | 得荣县 | 珠海市 | 乌审旗 | 三台县 | 阿巴嘎旗 | 武隆县 | 原平市 | 兰溪市 | 陆丰市 | 连州市 | 柘城县 | 九江市 | 庄河市 | 股票 |